蔡刀一把在⋯⋯

中國儒家主張未知生 焉知死

大都避談死亡,再創作出上百詞語代替

莊子則較為豁達穿梭夢境虛實之間,妻子離世他仍可鼓盆而歌,參透生死

西方哲學家則相信未知死 焉知生。

哲學家伊壁鳩魯曾說:死亡未到的時候,我們沒有受到傷害,沒有甚麼值得害怕;死亡來到的時候,我們已經不存在了,亦不會受傷,所以面對死亡我們理應無所畏懼。

人習慣生,對死自然莫名恐懼。中西合璧的生死哲學,又會擦出什麼火花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