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刀一把在⋯⋯

終於鼓起最大的勇氣

入了幾本經典小說

卡謬四十四歲便獲諾貝爾文學獎。初期作品《異鄉人》出奇的精簡容易讀,書翻開便行雲流水,重點是寓意深遠,回味無窮。相反,怕看一些道理的書,冗長而反反覆覆,道理很卻又空無一物,也無風雨也無晴。

卡謬說小說不應用作說理的工具。

周國平老師說:書要讀經典,而且讀原著,而非評論。

出版社及編輯都好奇怪,總愛把誰誰誰的推薦放書的前面,便可以賣出更多,或是導讀,我看過跟書或作者內容完全無關的推薦序,自此一一跳過,找想看的看。也發現,書可以從中間開始看,翻到哪讀哪。

卡謬是法國文學家,場景是阿爾及爾這前法國殖民地,整書透現濃濃浪漫氣氛。大海、太陽、死亡、宗教、媽媽、電影、刀、槍、法庭、女人、老狗都漫不經意的顯現世界的荒謬,卡謬創造一個男主角,以死亡始,以死亡終。生死之外,都是小事。讀畢,隱約夢見書中場景,卡謬身影在海邊走過

然後呢?再入幾本卡謬的小說,迷進法國海灘與陽光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