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刀一把在⋯⋯

讀理科出身的,實驗中確認一個錯的選項,便是跟對的選項更走近一步。

到跟電腦打交道,找到錯誤所在,便已經差不多做對了。

人生的決定一半對一半錯。問題是,好難預知那一半

更難是接受自己的錯,更惶論尋找錯誤的意義與價值。

記憶及經驗中,有些合作的人,是從不犯錯的,後來,跟這些人再合作便格外小心。因為,既然他不會犯錯,出了問題,有錯的人自然不是他,是誰?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