蔡刀一把在⋯⋯

詞癡納蘭與初見詩僧倉央的尋常閑事

清朝詞癡納蘭容若離世前兩年,一代詩僧倉央嘉措出生,可謂擦身而過。喜歡納蘭的讀者,大都同時鍾愛倉央

納蘭性德的木蘭詞深入民心:⋯⋯
人生若只如初見,何事秋風悲畫扇。
等閑變卻故人心,卻道故人心易變。
驪山語罷清宵半,淚雨霖鈴終不怨。
何如薄幸錦衣郎,比翼連枝當日願。

誰念西風獨自涼?蕭蕭黃葉閉疏窗,沉思往事立殘陽。
被酒莫驚春睡重,賭書消得潑茶香,當時只道是尋常

倉央嘉措的詩歌,同樣惹人憐惜:
最好不相見,如此便可不相戀。
最好不相知,如此便可不相思。

世間事,除了生死,哪一件事不是閑事。

人需要隱藏多少秘密才能巧妙地度過一生

清代,這麼近那麼遠。一首詩詞一本書,傳承的不僅是文字,也是詩意,還有癡心。二人的感覺如此絲絲入扣,上文下理互通。有的一句話被用作書名,或甚是寫一本書、一個系列⋯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